扬科维奇:以最大野心参加亚洲杯 在中国每件事都能在几秒安排好

网站小编 作者:网站小编

12月11日讯 据《体坛周报》记者王晓瑞报道,上周末,扬科维奇在接受塞尔维亚记者米兰-科洛维奇的采访时,谈到了自己在中国国家队执教的感受。

从执教U19、U20国青队,到一步步成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,对此有何感想?

我与很多人有着共同的命运,但不是那么多的外国人都这样,他们大多在过去3年离开中国。总体来讲,足球当时处于半冬眠的状态,比赛经常是在没有观众的封闭条件下进行,所有球队同住在一家酒店里,无法外出,有很多人多年来无法见到家人。相比周边国家,我们并不能说足球水平有所进步,国家队已经有一年几乎没有任何比赛活动。然而,当你开始走出困境,面对像世界杯预选赛这样美好的时刻,你会怀着雄心勃勃和伟大的抱负,而观众们对国家队、比赛和世界杯充满渴望,然后你会得到一种非常愉悦的感觉。现在,我们所有人都拥有这份感觉。

久尔杰维奇和你一起来到中国执教的吗?

这是我在执教男足亚运队4年半之后发生的事情。由于一些客观原因,亚运会被推迟到2023年进行,但我们致力于正在准备一支球队。一方面,希望凭借他们实力和潜力,在亚运会上赢得一个好的名次,另一方面,也要招募(培养)一些球员,承担起将来为国家队更新换代。从第一天开始,我就充满动力地完成这个计划。疫情期间,我们设法聚在一起踢了很多比赛。后来,我们又谈到被提名国家队主教练的问题,但条件之一是在亚运会开打前6个月,推荐某人执教我所带的亚运队。我随即联系久尔杰维奇,他来到了中国,并开始针对U24亚运队的选拔工作,我们合作得非常好,首要任务是在杭州亚运会上取得好成绩。

听到在深圳对阵韩国队时,球迷们能够以最低价格入住17家酒店,而在返回市区途中,他们将乘坐100辆公交车前往5个地铁站,听上去令人很惊讶……

深圳就像两个塞尔维亚那么大,所有地方的距离都很远,但交通是非常完美。因为有地铁、火车,我们能想到的一切,应有尽有。城市本身甚至还有多个体育场,每座体育场都能满足举办大型比赛的要求。事实上,这种交通是城市级的交通,可以在一个地方把人们转乘到更远的地方。在中国,每件事情都能在几秒钟内,在细节上完美地安排好、组织好,没有什么是偶然的。

由于卡塔尔亚洲杯的缘故,你的休息时间很短?

那挺好的,我们的日历是非常忙碌。从9月到10月至11月,中国队各踢了两场比赛。亚洲杯的准备工作将从12月15日开始,我们将于明年1月13日,在多哈与塔吉克斯坦队进行第一场比赛。所有队伍都非常认真地准备这次亚洲杯赛,以最大的野心参赛,包括我们。经过11月份比赛的洗礼,加上对阵泰国队拿到3分,我们现在信心十足。这是一个很好的团队,使得我们满怀希望,并为开始筹备工作创造出愉快的工作气氛,我们希望在亚洲杯上走得尽可能得远。

谈到亚洲杯和亚洲足球,你是有何感悟?

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强势进步了一段时间,关于他们的主教练卡塔尼奇,我曾在一场友谊赛中见到他。这是一支非常“包装”的球队,球员们已经在一起合作很长时间,有长时间的日常集训,它更像一家俱乐部。而马来西亚队、泰国队和印度尼西亚队等所谓弱小的、被低谷的球队,在过去5年里取得巨大的进步——要么是因为引进了外籍教练,要么是因为给予一些外籍球员入籍资格。在他们的选择中,现在至少有两三名巴西人,其中还有很多是来自英格兰,马来西亚队还有几位来自比利时的球员。

比如曾在中日德兰和布鲁日效力的迪昂-库尔斯,1996年出生的他正值壮年,可能他代表其他球队参赛的机会没有了,也无法在比利时取得突破,他有马来西亚血统,最终就选择了马来西亚。这一切都让比赛变得很有趣,你可以相对轻松击败的对手数量已经大幅减少。

那么在足球风格上呢?对于其他球队有何点评?

黎巴嫩、巴勒斯坦、阿曼、约旦都在发展身体对抗式的足球,与东亚的中国、东南亚的泰国、马来西亚相比,他们的足球水平有所不同,而前苏联国家的足球文化更倾向于俄罗斯。在这些风格中,有一个明确的分类,即谁拥有更强大的联赛,预算和野心。然而,在一场洲际赛事中,假如我们排除掉日本、韩国、沙特、伊朗和澳大利亚这几个最强的选择,那么对于每支球队,都有可能获胜。(当然)在过去的预选赛中,有一些类似的惊喜,比如阿曼队在东京1比0战胜日本。时间越长,相对而言,一些小球队战胜大球队也就不足为奇。

(德里森)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© 2022-2023 斗球直播